尖作村的“邻里运动”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在上周的专栏文章《生态脆弱地区的零废弃》(8月5日《北京青年报》02版)中,笔者分析了青海囊谦县尖作村(该文中误为 尖扎村 ,特此更正并致歉)的 零废弃 实践给社会带来的启示。有读者来信认为,尖作村的 零废弃 实践是一种特殊的 邻避运动 ,希望笔者就此进行一些分析。

邻避 的翻译很生动,一方面是英文NIMBY(not in my backyard,不要把污染的东西放到我的后院)的谐音,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这个概念的核心意思,就是邻里社区采取行动,保护自己所处的环境。20世纪后期以来,围绕一些工程项目建设,许多西方国家发生了大量邻避运动,从垃圾焚烧设施的选址到接通枢纽的扩建,都引起了所在地居民的高度关注。

邻避 反映了居民对环境问题的高度重视。过去人们对环境问题了解不多,某个工程项目是否会产生环境影响,会在多大范围内造成环境影响,人们往往并不清楚,一般也不去了解。现在人们的环境意识提高了,更加关注工程项目可能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应该说这是一种进步。 邻避 也反映了自下而上解决问题的能力,人们通过表达集中关注,提出意见、建议和诉求,使问题受到相关方面的重视,并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此过程中,不仅居民的环境意识得到加强,居民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得到了提高。

同时,舆论对邻避运动也有批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邻避运动只是把问题推出去,并没有解决问题。比如不允许在自己生活区的周边建垃圾焚烧场,只是不希望影响到自己的生活,甚至有些人一边反对建垃圾焚烧场,一边仍在大量制造垃圾,因此就有了第二种批评意见,认为邻避运动也会造成不公平,比如一些力量强大的社区可以把一些可能有潜在风险的项目成功排除,这些项目只好选在那些反对声音较小的社区附近,而那些社区通常是弱势群体集中的地区。但是在青海囊谦县尖作村零废弃中心的建设中,我们看到了社区的另外一种作用 保护环境首先从我做起。

与邻避运动相似,尖作村也将有害的物质排斥在社区之外,不允许不可降解的塑料垃圾进入村庄。与一些工程项目相比,塑料制品产生的影响可能并没有那么直接,也没有那么强的利益冲突,但是,社区拒绝塑料制品的难度更大,因为塑料制品充斥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坚决拒绝塑料制品进入村庄,需要村庄有更强的环境保护共识。面对一个明显的污染源,社区更容易达成共识,采取集体行动,但是面对自己的日常生活和行为习惯,社区达成共识的难度会很大。

其次,社区不仅要拒绝外来的危险,更要主动采取措施应对社区内部的环境问题。比如在尖作村,村民们要处理积存了多年的垃圾,那些垃圾混合了各种废弃物,包括人畜的粪便,村民组织起来,观察鸟类、保护野生动物和保护植被。要发挥社区在环境保护中的作用,不仅是不允许外界将污染物放到我的后院,更重要的是将我的后院建设得更加环保。

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发挥社区在治理中的作用。近年来,各级政府对社区在社会治理中发挥的作用给予了高度重视,而社区要在社会治理中充分发挥作用,关键要建立社区共识,提高社区协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改善环境就是凝聚社区共识、促进社区提高解决问题能力的一个有效手段。

从这个意义上说, 邻避运动 更应该称为 邻里运动 ,社区居民不仅是因为某个具体事件而产生集中关注,更是要使邻里之间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社区,有共同的利益、共同的行为准则和有效解决社区问题的能力。 邻里运动 意味着社区不仅要解决外来的环境风险问题,也要采取建设性措施,切实改善社区内部的环境。如果更进一步,邻里社区形成特有的文化,像尖作村那样提出明确的社区环保目标,那么至少在环境治理上,邻里社区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尖作村的成功不仅得益于村民的努力,而且得益于专业从事环境保护的社会组织的辅导与帮助。一些专业从事环境保护的社会组织引入了相关发展理念,提出了具体的设计和措施。在社会治理中,政府越来越多地认识到专业社会组织所发挥的作用,并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支持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动员社区参与环境治理,从而使社区在环境保护中发挥更积极的建设作用。

上一篇:本次演练“败仗”多 下一篇: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烟台 高温 中国 感觉 领导 美食杰 不过瘾 等价物 影帝 一幕